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柯王子】第一行诗(冰火AU POV4 暴雪将至)

四 杰克

 

 

  名叫索尔的男人身材高大,灯火的映衬下依稀可见他纠成一团的姜黄色头发和胡子。茫然爬满了他的脸。杰克发现他穿得可怜地单薄,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毛毡袍子外罩一条可笑的大红色披风。他背上还背了个大麻袋子。在这冰天雪地间又一阵冷风吹来,索尔明显地缩瑟了一下。

 

  可怜的人。

 

  柯蒂斯细细地打量着索尔,迟疑许久,最终放下了剑。他甚至允许索尔坐在火堆边烤烤火,只是不动声色地护着杰克往边上挪了挪,手紧紧按着剑鞘。

 

  “那么,索尔,你是这里的人?”柯蒂斯沉着嗓子开口。索尔听到柯蒂斯喊他的名字,猛地一惊,还在哆嗦的嘴唇磕磕绊绊地吐出一串话:“喔,不... ...是的,是的,我是这里的人。”

 

  “那你怎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据我所知,你们极北人从不出现在圣女岩洞以南的地方。”柯蒂斯继续说,杰克注意到他把眼睛迷成了凌厉的一线,手上的剑不着痕迹地向外挪动了一寸。

 

  “不,我... ...因为... ...”索尔用力地摇头,似乎在努力整理着自己的言语。他背上的大麻袋随之晃动,发出可疑的噼啪声,“我弟弟... ...因为我弟弟,我要他活过来,我必须找到... ...对,我来这里,我要救回我弟弟。”

 

  “你弟弟?”杰克抢先一步发了问。

 

  “对,我弟弟。”索尔说着,拍了拍他的麻袋,“你们看,这就是他。”

 

  “可是,那不是... ...”杰克正疑惑着,柯蒂斯忽然转过头投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打住话头。这一瞬间杰克忽然明白了先前那可疑的声响是人的骸骨摩擦碰撞时发出的。可怜的人,想必是遭遇了家破人亡的意外,死了亲人,现在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对了。

 

  “你们看看他,多漂亮,多年轻,”谈到了弟弟,索尔的声音不再结巴,只是多了层哽咽,“我和他一起长大,我们在一起了很多年... ...他是个调皮的孩子,经常和我作对,但我知道,他不坏,他不是坏人,他不是... ...”索尔狠狠地抽了抽鼻子。柯蒂斯和杰克互相看了一眼,杰克深吸一口气接口:“对,让你这么伤心,他一定是个好人。”

 

  “没错,喔,是这样的。谢谢您,谢谢你们,你们两个善良的人。”索尔抽完鼻子感激地对他们说。“对,对,你们两个善良的人啊,我该给你们怎样的报偿呢?”

 

  杰克听了索尔这神经质的自言自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心智不正常的家伙自身都难保,竟还想着给他们什么报偿。也是好笑。

 

  “我们不需要。”柯蒂斯摇了摇头,罕见地说了一长串话,“逝者已去,再往南不仅不能救回你弟弟,还会让你陷入危险。你还是回家吧。”

 

  “喔,你们真是两个善良的人啊,心地多么仁慈。”索尔似乎很是感动,杰克听着他那古怪的腔调强忍着没笑出来,“仁慈的人,你们如此友善,我也不惮将真相说与你们。其实我是个神。我是一个神,代表光之璀璨的神灵。”

 

  杰克这次是真的被逗乐了。这人真是可怜,疯疯癫癫的,连妄想都有了。

 

  “喔,既然如此,神灵大人您可否给我们瞧瞧您那无边的法力?”杰克强压着笑意说,他实在忍不住逗一逗这个发疯的傻瓜。

 

  “关于此事,我很抱歉,吾友们。”索尔满怀遗憾地说,“吾弟的离去带走了我的神力。吾友们,吾弟是代表暗之漆黑的神灵,你们该明白,当黑暗消逝时,光明还有什么意义呢?”说这里的时候,索尔又哽咽了,“他走了,他也带走了我。”

 

  杰克没再说话,他怕自己一开口就笑出来。柯蒂斯又拾起了那该死的沉默,他盯着一跳一跳的火光,一言不发。

 

  天在不知不觉间转亮了。极北的夏天总是这样,白昼来得格外早。索尔忽然站了起来,对着他们说:“吾友,天色已亮,我是时候重踏上那漫漫征途。记住今天,后会有期,我自会与你们报偿。”说完,转身就要走。柯蒂斯连忙站起来,在背后叫住了索尔。

 

  “你不应该去南方。那里太危险,而且会让你大失所望。”柯蒂斯说。杰克在一旁听着,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难受。这家伙对那个疯子那么好做什么?他在心里嘀咕。

 

  “这是我的宿命。”索尔转过身咧嘴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拍了拍那装着他弟弟骸骨的麻袋。柯蒂斯冲他点点头,沉声说了句:“保重。”索尔也朝他们点了点头,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离去。不知怎的他的身影如风一般,不多久就彻底消失在森林更深处。

  

  索尔走后,柯蒂斯责备地看了杰克一眼。杰克不免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怎么,我又哪里不对了?”他的话传进耳里又尖又涩,但他可不在乎。怎么了,难不成是嫌我招惹了你的小朋友,让你不开心?开什么玩笑,那只是个可怜的疯子。

 

  柯蒂斯眼里的责备化成了冰冷。这让杰克的无名火窜得更厉害了。柯蒂斯冷冰冰地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没有人的悲伤值得被嘲笑,杰克。”说完,他收拾起他们散落在地上的毯子,将其中一条扔给了杰克,再度一言不发地走到一边去。

 

  杰克第无数次在心中痛骂古怪的北方佬,选择性忽略自己稍微舒服点了的心。

 

  昨晚几乎是一夜没睡,今天这一路杰克兴致恹恹,在马上几次差点打起了盹。柯蒂斯在他摇摇晃晃快摔下马的时候狠狠踹了他的屁股一脚,反而差点把他吓得摔下马。

 

  这天,一整个上午的天气都很好。昨夜的北风尽数散去,甚至有几缕顽强的阳光穿过了北境厚重的云层。一切是在午后开始不对的。起初是几片雪,后来那雪片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北方也随之狂呼了起来。终于,那无边无际的雪卷着狂风如海潮般喷薄翻滚。一场暴风雪毫无征兆地袭来。

 

  “操!”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杰克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被直勾勾扑打到脸上的雪噎得说不出话。

 

  “退后,杰克,退后!”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只听见柯蒂斯的呐喊,他粗粒的嗓音穿透狂风传进杰克的耳中。在这生死一念间他甚至没有了恐惧的念头,下意识地按照柯蒂斯的话做。

 

  “杰克!拉住缰绳转过来!让你的背面向风向!现在!拉住你的缰绳向右拽!”

 

  暴雪让他难以辨别周遭的景物环境,他如今就是个失明者,像溺水者抱紧浮木般试图紧紧抓住柯蒂斯溜进风里的声音。他想自己的手掌一定被缰绳磨破了,他能感觉到手心又麻又痒,这是温热的血液在冻僵的皮肤上流经的感触。他成功地按柯蒂斯的指示顺风而行,他的马显然吓坏了,突然发狂开始狂奔。杰克把脸埋进马鬃,让自己的身体紧紧贴着马的脊背,不敢动弹。那匹马驮着他往不知名的方向狂奔了半里地,柯蒂斯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杰克一面害怕自己摔下马,一面又害怕和柯蒂斯走散。不知为何只要有北方人在身边杰克就有一种群山环拥的安全感,他的潜意识里莫名其妙地相信只要柯蒂斯在一切都会好的。狂躁的马带着他越跑越远,不安成倍地在他心里膨胀。他实在忍不住试图直起身子去控制马。他冒着仿佛能把他的身躯掀翻的狂风坐了起来,往奔来的方向望去。北方人和他的马都埋没在死寂又苍茫的一片空白之中。

 

  “柯蒂斯... ...”杰克用他能发出的最响亮的声音喊出北方人的名字。可是在这地动山摇的暴风雪浪潮中,他一个人的声音如被折断花茎的蒲公英般无力飘摇。

 

  紧随其后的是一阵钝痛和一声闷响。等杰克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跌落在雪堆之中。他的马刚才趁他不注意狠狠抖了一下身子,把他摔了下去。跌下马背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可是寒冷却像死神的触手裹住了他。

 

  “柯蒂斯!”杰克几乎是下意识地,鼓足全身的气力又喊了一声。这一喊几乎榨干了他,下落时后脑的钝痛越来越尖锐,几乎搅乱了他的大脑。

 

  杰克趴在雪里,伸出手竭尽全力沿着来的方向匍匐着,手脚并用地往前爬。找到柯蒂斯,找到柯蒂斯。这个念头和他的求生欲一齐叫嚣,让他顾不上自己冻得僵硬并且到处都在流血的身体。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疼,腿好疼。找到柯蒂斯。胳膊撞倒一块尖石,衣服划破了,血流了出来。找到柯蒂斯。那可怕的雪越发猛烈,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身体上也有了积雪,可没有力气抬手拂去它们。找到柯蒂斯。

 

  他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一个无人之境。世界与他无关了,只有柯蒂斯,找到柯蒂斯,这是他心里唯一的念想。于是在此之后,他沉入的那片黑暗,那双拉住他的大手,那木柴燃烧的声音,那之后的一切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找到... ...找到他... ...”在绵长的黑暗里,他梦呓般地呢喃。

  

 

  

此处有伏笔,锤哥的真身是个谜喔。下一章依然有新人物出现,猜猜是谁呢?即将呈现出人意料的剧情神转折,柯总与小王子带你继续领略维斯特洛新世界的秘密与异域风情【什么鬼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