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柯王子】第一行诗(冰火AU POV5 烟与盐之地)

【本章部分《冰与火之歌》原作剧透瞩目!】


 


五 杰克


 


  在红堡深处的密道,君临港夏夜的蔷薇花与小雪诺撕心裂肺的哭嚎交叠着出现后,他终于梦见了柯蒂斯。梦里他粗粝的大手和比塔斯的海水还要蓝的眼睛一如往常,可下巴上的一圈胡茬却不见了。他披着衬有雪白丝绸披风的黄金盔甲,手握一柄瓦雷利亚钢铸的长剑,倚在一头巨龙身侧,露出现实里并不属于他的、温柔灿烂好似向日葵花田的笑容。不知为何杰克觉得这很适合他,就好像柯蒂斯本来就应该这副样子。


 


  唤醒杰克的是羽毛笔划过牛皮纸的声音。他的后脑还一阵一阵疼,那沙沙的声音让他想到跳蚤巷里成千上万的苍蝇。


 


  “嘘,别说话。灵感这婊子现在和你热乎着,两句话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


 


  杰克意识到他正处于一个洞穴里。他裹着一条守夜人的披风躺在硬邦邦的石头上,身边烧着一堆柴火,这让他不那么寒冷。方才说话的男人坐在柴火那端,一手握着笔不知道在写写画画些什么。映着火光可以看见他有一双神采飞扬、就男人的标准来看有些大得过分的眼睛。他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年纪,脸上印着几道浅浅的沟壑,可嘴唇却孩子气地翘着,透着几分孩童的天真。


 


  “该死,不对,不对,我刚刚说的话不对。真的,我不是一个独裁的家伙,你有说话的权利,我得承认这个。如果你真的想说话就说吧我不在意。不过我觉得你最好少说也最好少动,毕竟我想你的脑壳和手啊脚啊的应该挺疼,反正我看着挺疼。”过了一会儿,那人放下了笔,抬起头来看向他,语速飞快地吐出一长串自言自语般的句子。


 


  “额,抱歉?”被搅得满头雾水的杰克忍不住接口。他意外地发现他的咽喉并没有昏厥醒后的干燥灼热。


 


  “好吧我们不管那个了。我叫托尼,是我刚刚帮着救了你。喔,不,别客气。”他挠了挠自己微微卷着的黑发,堵住了杰克溜到嘴边的道谢,“我没做什么。我只负责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主要是你的小伙伴一直很执着地把你挖出来。”


 


  “等等你是说... ...”杰克觉得他在这冰天雪地的岩洞里看见了一抹光。


 


  “就是你那个守夜人的朋友。现在雪停了他给我们搞吃的去了,大概等一会儿能回来吧。”托尼解释道。


 


  杰克觉得他的噩梦醒了,这种重新落回地面的感觉真好。


 


  “但还是要谢谢你。”杰克发自内心地说。


 


  “不客气。”托尼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说着,又低下头去捣鼓他的纸和笔了。不知为何杰克觉得托尼自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宇宙,他不应该再打扰他。于是也不再说话,翻过身往身上盖着的黑斗篷往里缩了缩。斗篷有雪水和松脂的味道,杰克知道这是柯蒂斯的味道,想到这一点莫名让他非常愉悦。


 


  在杰克又一次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见了属于柯蒂斯的脚步声。北方人为他们带来了一头鹿。那可怜的动物被拖进来时冻得僵僵的,显然它在之前的暴雪里罹难,让他们捡了个便宜。


 


  “哇哦,不得不说,你想当棒。”托尼说着,不知从哪来掏出来一把刀和一只装了白色粉末的瓶子,卷起袖子不由分说地就开始处理起鹿肉来。


 


  杰克也顾不得被瞌睡啃噬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了,爬起来对北方人露出一个笑容。北方人那张常年被寒冬盘踞着的脸上划过一个流星般一闪即逝的微笑,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杰克发誓他捕捉到了。


 


  柯蒂斯和托尼用木头架起一个简易的烤架。托尼主导了这顿餐食的控制权,他仔仔细细地把鹿肉切成漂亮匀称的条。杰克这才意识到他那瓶白色粉末其实是盐,托尼全神贯注地把盐浸进鹿肉的纹理里。


 


  “别总有奇怪的偏见,我们虽然生长在野人生长过的土地上,却不像野人那样茹毛饮血。”在把精细处理好的肉挂上拷架时,托尼忽然扭过头来对一直注视着他的柯蒂斯与杰克说,“你们运气不太好,刚才刮大风的时候那些不顶用的瓶瓶罐罐都摔得差不多了只剩这点盐。不得不说玻璃有些时候真是相当不方便——不错,我回去得想想办法做点小改造。”


 


  “我以前从没见过你们那里的人。”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柯蒂斯开口。


 


  “喔,那可真遗憾。”托尼耸耸肩。


 


  “你们一直很神秘。”柯蒂斯说。


 


  “不,我们不是什么神秘主义者,是你们不愿意了解我们。”托尼摇了摇头,语气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要知道,是铁王座抛弃了我们。”


 


  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微妙。杰克主动转移了话题:“嘿,谈点现实的好吗?我们这是在哪里?”


 


  “霜雪之牙山脉中的某个洞里吧,反正不是你们的圣女岩洞,显然这里没有温泉,不符合条件。”托尼歪头想了一会儿答道。


 


  “那如果我们出去,能找到路吗?”杰克问出了现下最应该关心的问题。


 


  “暴风雪比我们想象的更大,发生过雪崩,路都塌了。恐怕... ...很难。”柯蒂斯说,声音里带着懊恼。


 


  “那我们怎么办?坐着等死?”杰克瞪大眼睛。如果连柯蒂斯都没把握,那情形必然很糟糕。曾有人说过,极北之地就像风暴地的海一样死神四伏,唯一不同的是大海的死神在咆哮前时常会给人们些警示,而极北之地的则更冷酷,总出现得猝不及防。他们可不能指望捉襟见肘的守夜人军团能费力气找他们两个失踪人士。


 


  “我可以打猎。”柯蒂斯沉思了一会儿,安慰杰克似的说。


 


  “你的确是个出色的猎人先生,可你未必有那样好的运气在这种鬼地方时时刻刻碰上倒霉的猎物。刚发生过雪崩的地方可是寸草不生啊。”托尼不客气地指出。柯蒂斯没法反驳,嘴抿成一条线,又陷入了那该死的沉默。


 


  半熟的鹿肉在柴火上滋滋地滴着油,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杰克知道自己饿极了,可食物的香气却没有给他丝毫的宽慰。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这副可怜样子了。其实我倒是知道些自救的法子。”托尼捅了捅他们的烤肉,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腔调说,“看你们两个苦着张脸,我这顿饭也吃不好。”


 


  “你是说真的?”杰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托尼简直就是七神指派来的。


 


  “好人做到底,之前好不容易帮你们两个捡回的小命也不能这么看着它们白白丢掉。”托尼把头扭过去不看杰克亮得直闪光的绿眼睛,“不过... ...我可有个条件。”


 


  “你想要什么?”柯蒂斯抬起他的蓝眼睛迎上托尼的目光。


 


  “承诺。你们的承诺。”托尼也毫不退缩地没有移开视线,和柯蒂斯目光相接,“我姑且相信守夜人继承到了你们老先辈们的意志,知道什么叫做重然诺,轻生死。”


 


  不知为何托尼的话刺得杰克十分不自在。这个人真是够傲慢的,傲慢得像个领主老爷。杰克心里闷哼了一声。


 


  “我愿以我父母之名与守夜人游骑兵的身份起誓。”柯蒂斯说。北方人的声音中的诚恳坚如磐石。


 


  “我也愿意。”杰克随即附声。


 


  “好。”托尼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了几遍,最后点了点头,“我要你们保证,从这里出去以后不得向任何人泄露关于遇见我以及我是如何帮助你们出去的一个字。”


 


  “我答应。”柯蒂斯保证道。杰克跟着也点了头。


 


  “那好。可别让你们的先人蒙羞。”托尼挑起一根眉毛。他语调里的傲慢让杰克忍不住嘟囔:“你们明明就是神秘主义者。”


 


  托尼听了没有生气,反而放声大笑:“随你的便。”


 


  托尼口中“自救的法子”居然是带着他们攀爬过岩洞崎岖不平的石壁,往山脉底下更深的洞穴里探去。


 


  “别有洞天啊。”徒手翻过一个乱石堆砌成的小丘后,杰克忍不住感叹。之前在雪地里受伤的部位还很疼,但刚才那顿热腾腾的鹿肉让他恢复了不少体力。托尼举着火把走在最前面引路。柯蒂斯则跟在他身后,在几次他差点从石头堆上跌下去时扶住了他。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外加战争遗迹。你们听说过烟与盐之地吧?”托尼说。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长城以北的魔鬼苏醒,冰冷与黑暗笼罩世界。英雄琼恩·雪诺在古老预言中的“烟与盐之地”重生,在火中拔出利剑,黎明之战打响,光明重返世界。这段《兰尼斯特通史》里最惊心动魄的英雄史诗在维斯特洛传唱了六百多年。


 


  “长夏将死,凛冬已至。英雄往何处去?烟与盐之地。去北方,去长城,去岩洞。英雄涅槃在岩洞。”柯蒂斯低声念起长诗《预言中的王子》中的一段。


 


  “山姆威尔·塔利这首诗写得真不错。我小时候第一次读《预言中的王子》的时候觉得塔利对琼恩·雪诺的敬爱之情都快溢出书页喷出来了。我到现在都怀疑他是不是暗恋琼恩。历史上他们两个关系相当亲近嘛,都是守夜人军团的。据说当初塔利刚到长城老被欺负,是琼恩一直在保护他、鼓励他。”托尼评价道。听到这里杰克突然脸上一红,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把塔利和自己的处境联系到了一起。被嘲笑的弱者与唯一的保护者。他忍不住去想柯蒂斯,以至于都没留神听托尼的后半段话:“只可惜,恐怕琼恩只把他当兄弟,还不是最亲近的那种。要知道他对他那个野人情人可是爱到发疯。更何况即便他喜欢男人,也只会喜欢他最亲爱的哥哥罗柏·史塔克。因为他们两个的死,琼恩连铁王座都不要了,打赢战争就跑回长城守望了一辈子。可怜了塔利也跟着他去长城,陪他守望了一辈子。”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在历史上的那个烟与盐之地?”柯蒂斯打断了托尼漫无边际的臆想。


 


  “差不多就是那个地方吧,就算不是估计也不远了。对了,你们那位了不起的复仇女王丹妮莉丝曾试图让编写《兰尼斯特通史》的首相提利昂·兰尼斯特把烟与盐之地诞生的英雄写成她,或者干脆就别写这段,为了堵七国人的悠悠之口。据说那时候大半个维斯特洛都盼着琼恩·雪诺把她从铁王座上拉下来,毕竟她是个女人。当然提利昂可不会听她的,兰尼斯特小巨人是个伟人,骨气是有的。丹妮莉丝为这事后来把他打发回凯岩城了。这可真够蠢的,没了提利昂辅佐她后期的统治简直一塌糊涂。”托尼叹了口气,听起来好像他感到十分遗憾。


 


  “可后来的史料表明,丹妮莉丝对提利昂·兰尼斯特相当仁慈。她甚至原谅了他哥哥詹姆·兰尼斯特杀死她父亲伊里斯的弑君之罪。”杰克辩解道。他想起坦格利安家族里流传着的那些有关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故事。那些她被流放海外的坎坷童年,她与蛮族首领短暂的爱情,她走进烈火孵化出巨龙,她乘龙重回维斯特洛坐回铁王座,她在黎明之战里用火龙协助琼恩消灭异鬼... ...在这些故事里,丹妮莉丝美丽多情,坚韧伟大,做出了了不起的功绩。没有她就没有杰克家族耀眼辉煌的今天。


 


  而托尼只是不耐烦地摇头:“詹姆·兰尼斯特本来就没有罪,杀死伊里斯那个暴君他干了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他可是个英雄,要是没他的牺牲估计我们撑不到琼恩走出烟与盐之地的那天。再说丹妮莉丝宣布赦免的时候他都死了多少年了,赦免一个死人有什么意义... ...好吧我们争这个也没有意义。你们有你们的历史,我们有我们的。虽然我觉得,我们的历史更接近事实。”


 


  杰克忽然想起托尼的先祖是被丹妮莉丝女王流放极北的贵族。他对丹妮莉丝女王的嗤之以鼻是自然而然的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在一处岩洞与岩洞的分叉口停下了脚步。托尼转过身看着杰克与柯蒂斯,火把的微光映着他的眼睛:“我很抱歉,我还是没有足够的理由信任你们。接下来的一段路,我必须蒙上你们的眼睛才能放心领着你们通过。放心,前面没有石堆,都是平地。”说完,扯出一个看起来相当可气的微笑。


 


  杰克感觉到柯蒂斯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他努力压制住自己对这个傲慢又多事的陌生人的怒火。守夜人这些日子里的侮辱还是不能削平杰克那王子全部的骄傲。可杰克也明白他们如今的处境,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了出去他只能按托尼所说的去做。柯蒂斯二话不说就从自己的黑斗篷上扯下两块布条蒙住了自己和杰克的眼睛。托尼指挥着他们行走和转弯的方向,杰克害怕摔倒,紧紧拉住了柯蒂斯的大手。


 


  眼前一片黑暗。他们就像虚无的游魂徘徊在没有边际,方向模糊的命运迷宫。失去视力后身体其他的感官变得格外敏锐。有那么一段路杰克听见了巨大的流水声,硫磺古怪的气味也清晰可闻。也有那么一段路什么声音都没有,寂静得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三人的落步与呼吸的声音。最离奇的是中间有一段路耳边传来了一种杰克从未听到过的,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有些像风声,也有些像蜜蜂飞舞的声音,绵延不绝。


 


  杰克无法计算他们究竟走了多久,只知道等到最后若不是柯蒂斯扶着他可能已经瘫倒到地上了。先前的腿伤让他的迈步更加艰难。于是当那铺天盖地的白昼透过黑色布条把视野染白时,杰克觉得这一切都好不真实。


 


  “我们会再见面的,杰克,柯蒂斯。”他听见托尼在他们的耳边说,蒙住眼睛的布条被揭了下来,托尼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城堡暴露在视野中央。


 


  “临冬城... ...”杰克听到身边的柯蒂斯呓语般低声念着。


  


————————————————————————————


 


这个脑洞最开始只是想写给自己看,纯粹是自娱自乐,毕竟是冷到西伯利亚的柯王子+冰火AU的double kill。坑了近两个月后爬上来更一章忽然发现真的有同好在看LO主这篇胡言乱语,真的超级超级感动QAQ 懒成狗的LO主会努力把这个传说中难写到能把脑子烧出洞且根本没几个人会看的冰火AU继续下去的QAQ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无以为报,努力达成了本周的双更。


其实冰火的迷妹真的很不容易。马丁坑王简直有生之年,GOT电视剧越拍越水,每天提心吊胆担心本命会不会扑街,还是一片粮食的荒原...真的请关爱每一个冰火坑里的孩子。昨天碰上一个野生的Lord Snow的粉,欣喜之下一顿寒暄然后就互相甩起了原作的刀比赛谁的刀更狠。人家圈战糖我们圈战刀,就是这么画风清奇→_→


 


终于把妮妮放出来啦!都写冰火AU了怎么可以不带真·史塔克玩呢~这一更里冰火原作梗众多,有原作的有LO主二设的,如果真的有没看过冰火的GN看了这文的话【真的有吗?】感兴趣可以上冰与火之歌的维基百科转转。

一直忘记说,这文里关于冰火的部分私设在LO主的两个短篇冰火文里有…有兴趣可以看看~POV3里柯总和小王子关于Winter is coming那段对话借鉴了AO3上詹美神作《in this light》。这份安利我一定要卖啊好看到欲罢不能!詹美党答应我吃下这份安利好吗QAQ


两人已经到临冬城了哦。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大家下一更见!【今天的广告词依旧不走心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