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雪国柯蒂斯x列王小王子】第一行诗(冰火AU POV6完)

六 杰克

 

当披着史塔克冰原狼家徽斗篷的卫兵把杰克押进临冬城大厅时,他忽然想起当年小雪诺曾向他描述的临冬城。那座屹立在北境的冰雪城堡,壁炉里噼啪跳跃着柴火,石壁下奔流着温泉水,处处盛开着冰雪玫瑰。那里应该永远温暖,明亮,有着笑声清亮的小雪诺与他那威严又不失仁慈的父亲。而绝不会像今天这样,破落,寒冷,只有女人尖酸的声音回荡其中。

 

“笑话!从霜雪之牙到临冬城,一南一北,足足五天的骑程啊,你们当我是傻瓜吗?”丹妮莉丝·莫尔蒙高坐本属于临冬城主的主位,发出一声嗤笑,笑声又酸又利。

 

“事实确是如此,夫人。”尽管柯蒂斯被持剑侍卫押着跪在大理石地板上,腰背依旧挺得笔直。“我们在霜雪之牙遭遇风雪,迷路到了这里。”

 

这是杰克第一次见到莫尔蒙家族的丹妮莉丝,出于早年在君临的风闻,他对这位老史塔克大人的遗孀向来没什么好感。临冬城的史塔克世代以他们的英雄私生子琼恩为人,自此之后,家族的私生子被容许享有史塔克的姓氏而非如北境私生子那样只能姓作“雪诺”,在必要的情况下,史塔克家的私生子也可以获得家族的继承权。然而到了丹妮莉丝这里,她几乎是疯狂地要把“雪诺”这个词置入自己丈夫私生子的名字中。即便碍于史塔克家族对原则几近偏执的坚持,那男孩得以冠上史塔克荣誉的姓氏,却不得不以“雪诺”为名。雪诺·史塔克,陪着杰克走过整个孩提时代的男孩,每每呼唤一次他的名字,杰克都将像被针扎一般认清他最好的朋友所受的伤害,以及丹妮莉丝·莫尔蒙的刻薄残忍。

 

“呵,两个逃兵哪来这么多愚蠢的借口。每年总有几个像你们这样的,妄想背弃誓言从长城逃跑,做回小偷、强盗的老本行。”丹妮莉丝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两个守卫随之上前,粗鲁地抓起他们的手臂。

 

“按律令从长城逃走的守夜人都要处死。即便是坦格利安的血统也不能变成例外。”丹妮莉丝厉声说道。押着杰克的守卫狠狠冲着他的背踢了一脚,力道之重让杰克几乎晕厥,意识模糊下他一定吃痛地叫了出来。

 

“住手!”柯蒂斯突然间怒喝一声,制止守卫进一步的动作。杰克惊异地抬头,只见柯蒂斯一手指着杰克。

 

“这与他无关。他尚未完成宣誓仪式,他还不是守夜人的一员,他现在有权选择离开长城的自由。”他说道,“杰克·坦格利安,他仍属于坦格利安,他依旧是国王的亲子、米歇尔公主的弟弟。”

 

丹妮莉丝从她的高座上缓慢地走下来。日光惨淡,透进大厅高墙上的小窗,映着她的脸显出病态的苍白。她体态臃肿,走路的姿势有点跛。她走到杰克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杰克。我仍属于坦格利安。在这一瞬间,这个念头一直萦绕在杰克脑海之中。我仍是“征服者”伊耿的后人,坦格利安家族的真龙之血仍在我身上流淌。真龙从不低头。他想着,挺直了脊背,昂起脑袋注视着丹妮莉丝。

 

“把这两个人押到地牢,听我命令再处置。”最后,丹妮莉丝冷冷下令。杰克看着这位北境女主人重新坐回到她的宝座上去,心里不住想着:这本是雪诺·史塔克的位置。

 

 

临冬城的地牢真的不算坏。四面高墙漆黑坚实,空间让两个大男人摊开躺平活动绰绰有余,地道的北方人风格。除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幽幽冷气,杰克觉得这并不比他们在黑城堡的住处差到哪里去。

 

“柯蒂斯。刚才你为什么要说那话?”守卫走后,杰克问道。为了御寒,两人背靠背坐着把身体缠在唯一一条毯子里。听到柯蒂斯那里久久沉默着不出声回答,杰克用手肘往后捅了捅他。“你对莫尔蒙婆娘说我没有宣誓那话,你有没有意识到,你那么说,也就默许了她之前对你的指控。我们不是逃兵!”

 

柯蒂斯缓缓地吁了口气。他们贴得如此之近,以至于这叹息就好像杰克自己呼出的那样。

 

“你不该在此处了结。”北方人说道。

 

“那你就应该吗?”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杰克自己都吃了一惊。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他肯把一个私生子守夜人的生命看与自己的同样重要?

 

显然背后那笨嘴笨舌的雪诺也同样吃了一惊。过了一会儿才磕磕绊绊地开口:“我不是... ...我是说,你该有更好的去处。荣誉的,安详的,心甘情愿的,不该死在一个疯女人的污蔑之下。”

 

杰克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块坚硬的东西融化掉了。

 

“那你... ...”

 

“我是一个北方人,杰克。将鲜血染透史塔克的冰原狼旗帜,这是我的归处。”柯蒂斯的声线意外地平静了下来,一改他先前暴躁愠怒的模样。

 

“你真的这么想吗?你真的觉得如果明天你被送上断头台无所谓?柯蒂斯,你是我见过的最忠诚最出色的游骑兵,你不可以... ...”杰克一把扯开裹在身上的毯子,抓住柯蒂斯的肩膀让他的视线对上自己的。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柯蒂斯伸出右手的食指按在杰克的唇上,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不,杰克,你知道我们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

 

“你他妈的不许!你不可以!你他妈的必须想点办法!”这话杰克几乎是吼出来的。

 

“听着,杰克,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让你活下去,没有其他的了。”柯蒂斯把大手搭到杰克的肩膀上。他湛蓝色的眼睛好像晴朗天气时绝境长城的融冰。

 

杰克通红着眼睛,哽咽得说不出话。他惊讶于此时此刻他居然如此难过。或许是之前那么多次的生死与共,让他开始依赖起眼前这个沉默、冰冷却不失温柔的北方人。而如今柯蒂斯极有可能死去,永远地消失,杰克忽然感觉心上被撕开一道大口子,北境的寒风呼啸着割疼他的灵魂。

 

柯蒂斯露出了一个微笑,一个实实在在的微笑。在地牢幽暗火光的掩映之下,他向来棱骨分明的轮廓柔和得让人心碎。

 

“杰克,等你出去以后,还是回到黑城堡吧。守望长城固然痛苦难熬,它却同样是光荣的。想想琼恩·雪诺,想想伊蒙·坦格利安,多少贵胄王族的后代在那里获得了永世的荣耀。”柯蒂斯的手指略过杰克的眼脸,杰克努力记住这种即将消失的温度。“凡人皆有一死。我们的生命如此短暂,而荣誉,荣耀却使得我们的生命得以延续。”

 

你错了,柯蒂斯,你被骗了!你就要死了!你死了什么都没有了!见鬼了的荣誉!杰克想要狠狠拽过柯蒂斯的榆木脑袋冲他大吼一通,可他知道,这时候和柯蒂斯说这些他完全听不进去。

 

“你他妈这一点也不荣誉。你现在的罪名是背誓的逃兵,柯蒂斯!”杰克哽住的喉咙无力地发声。

 

“这是我的宿命。对于丹妮莉丝·莫尔蒙,我没必要和她说什么荣誉。”柯蒂斯哼了一声,随即语调又柔和了下来,“而你,杰克·坦格利安,你不一样。”

 

杰克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是啊,逃兵和杀人犯,确实不一样。”

 

柯蒂斯丝毫没有在意杰克语调中的嘲讽。他只是捧起杰克的脸,用诚挚得几乎澄澈的目光注视了他许久:“大卫·谢鹏德不是你杀死的,对吗?”

 

惊讶爬满了杰克的脸。在这么一个瞬间他突然觉得,好像一整个北境阴翳的云都消散尽了,天边透进了第一缕天光。

 

“以我坦格利安的族血起誓。不,不是我。”

 

柯蒂斯对着他点了点头。

 

好像这一整个世界的误解,这日经月累的屈辱,这些背叛,这些伤痛,肉体深埋寒冰的酷刑,长城脚下一个又一个不甘、疼痛的夜,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你,你这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为什么要相信我?你为什么一直保护着我却狠心在此刻将我抛下?一个又一个问题涌上杰克的心头,他怔怔地开口,一时之间竟不知先说什么好。

 

柯蒂斯却露出了那种一切了然于胸的笑容。他说:“因为我是... ...”

 

他的话没有说完,刺啦一声,地牢大门洞开的尖锐声响打断了他。两个手持火炬的士兵站在门口,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对他们说:“杰克·坦格利安和柯蒂斯·雪诺,你们可以离开了。”

 

 

 

布朗运动黑科技成谜,地牢互诉衷肠为哪般【滚

春天来了又到了更新的季节【滚!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