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冰与火之歌XDC】Knight of Starlight(Jaime/Jason双骑士拉郎 慎)

Summary:如果是君临不是哥谭,如果Jason Todd身在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如果“弑君者”Jaime Lannister捡到了他。

手速养成计划点梗第一篇 在写完这个之后我已经把自己洗脑了→_→

 

 

 

Jaime Lannister还记得第一次见到Jason Todd的光景。那个一看就知道跳蚤巷出身的小男孩全身脏兮兮的,穿着一条不知道哪里偷来的绿色短裤,光着的脚丫上几个磨出的水泡还在流着血,手里紧紧攥着他的“赃物”布袋,一双翠绿色的眼睛眨着水光不无委屈地注视着越走越近的Jaime。这一脸无辜的样子,就好像刚才胆大包天偷了御林铁卫的镀金马鞍、窜得比猴子还快、让一队禁卫军集体吃瘪的事儿不是他干的那样。

 

Jaime一步步逼近这瘦小的男孩。这已经是小巷的尽头,任是再好的身手,这小贼也难逃此劫。小男孩也预感到了这必然的结局,没有做多余的挣扎,满脸镇定地看着Jaime,只是小腿还在不停地打颤。Jaime看着他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问:“你叫什么名字?”

 

“Jason Todd,爵士。”

 

“小孩子还挺有礼貌。”Jaime带着玩味地笑了一下,“你知道我是什么人,还有胆子偷我的东西?”

 

叫Jason的男孩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僵硬的身体微微放松了些,他歪着脑袋似乎思考了一会儿,说:“因为我想活过这个冬天。这个马鞍镀金的,可以换好多过冬的粮食。”他一面说着一面恋恋不舍地看着他的“赃物”袋子,把它丢到了Jaime脚下。

 

Jaime并没有弯腰捡回马鞍。他端详了一会儿眼前的男孩,最后开口问道:“那么,Jason,你过冬有地方住吗?”

 

“我在跳蚤巷里有个窝。”Jason说。Jaime知道跳蚤巷里那些孤儿所谓的“窝”是怎样的,几捆稻草再加一堆不知道哪里偷来的破衣服就足够为他们遮风挡雨。

 

“你跟我走。”Jaime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说道。

 

Jason瞪大了眼睛,绿眼睛里满是惊恐:“不,不... ...爵士,爵士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千万不要把我扔给金袍子,听说他们对小男孩有很多... ...手段。求您!”

 

Jaime不耐烦地挥挥手,打断了Jason的胡思乱想:“我是让你跟我回去,给你吃的和住的地方。”

 

Jason眼中的恐惧退散了,但眼睛依旧大大地睁着,满脸的不可置信。詹姆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挥挥手转身就往前走,不去听Jason那些前颠后倒,一会儿是道谢一会儿是道歉的话。

 

“我的名字叫Jamie,但这个名字你不可以随便叫,作为侍从你还是要像今天这样乖乖叫我爵士。”等Jason追上来,Jaime回过头对他说道。毫无意外,几秒钟安静的停顿后,他听见背后传来男孩的尖叫:“你、你是Jaime Lannister!弑君者!白袍!操操操,这太他妈... ...操,我居然偷了弑君者的马鞍!”①

 

 

 

Jason不是最出色的侍从,不过还说得过去,鉴于这孩子大概是Jamie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侍从,他没什么可以比较的参照物。小男孩被洗干净换上新衣服后看起来不比Jaime那些贵族血统的侍从差。Jaime不缺侍从,想把家里的孩子送到他身边当侍从的领主老爷排起队可以绕君临城一圈。但他不喜欢被服侍,为了所谓的家族结盟,他会答应留下那些男孩,然后把他们送到红堡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去做事。Jason是个例外。把他带回来第二天早上,Jaime睡得半梦半醒,就看见一个影子立在床头,一瞬间吓得他差点跳起来拔出枕头下的剑。

 

“Jason?你、你在这里做什么?”清晨还有些沙哑的嗓音在刻意拔高音量后有些刺耳。Jason却无知无觉,一副理所应当地样子晃了晃搭在胳膊上的雪白的披风:“当然是侍奉您起床穿衣服,弑... ...爵士。”

 

Jaime摇摇头:“你回去吧,我不用你侍奉。”

 

小男孩一瞬间像只被人踢了一脚的小狗,绿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Jaime,声音受伤而破碎:“我、我哪里做得不好吗,爵士,让您不想要我侍奉?”

 

“不,你没有哪里不好。”Jaime话刚出口,Jason立马松了口气,光彩重新爬上了他的眼睛。“我不喜欢这点小事也要人服侍。”

 

“可我是你的侍从!”Jason用近乎坚硬的语气说。Jaime这才发现小男孩的轮廓棱骨分明,线条刚毅得好像被刻刀削过那般。倔强的孩子。

 

绿眼睛瞪着绿眼睛,一大一小两人僵持了半晌,最终Jaime叹了口气先服软:“好吧,你把我的盔甲拿来。”

 

男孩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Jaime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Jason对他侍从的工作这么执着。这孩子实在有点勤快过了头,而且精力异常旺盛,时常让伟大的白袍骑士产生自己是个包着白襁褓的巨婴的错觉。

 

“你的小侍从还真是称职又忠心。”Tyrion Lannister晃着手里的酒杯,带着Lannister家族遗传式的含义不明的微笑,看着Jason把Jaime刚喝了两口的酒杯再度斟满。

 

“Jason是个好孩子... ...喔,嘿,Jason,可以了,谢谢。”Jaime眼疾手快抢救回那杯斟满得快溢出来的青亭岛红酒。小侍从饱含歉意地看了他一眼,Jamie示意他先退下,偌大的屋子里只留下Lannister兄弟两人喝酒谈话。

 

“这孩子情绪化的程度和你有得一拼。我昨天路过红堡,这孩子差点和我们亲爱的老姐、伟大的Cersei皇后陛下的卫兵们大打出手。”Tyrion吞下一口金色的酒液,说道。

 

“小孩子。”Jaime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他手下的人不少,一般性质的惹事他从来不挂在心上。

 

“你没见到他当时的样子,既冲动又狂热,活像一只小狮子。”Tyrion扬起一根眉毛,语气十分轻松,但Jaime知道弟弟正在为他担心,“我怕他给你惹上麻烦。”

 

“七国里能给我找麻烦的人还真不多。”Jaime说,手指敲了敲腰间那把剑柄镶了黄金的剑。

 

Tyrion笑出了声来:“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侍从,难怪这孩子这么对你的味。”

 

“拜托老弟,别说得我好像对他想入非非似的。”我只会对我们的老姐想入非非。后半句话Jaime没说出口,但他知道自己和Tyrion都心知肚明。“这孩子很聪明,也很忠诚。聪明和忠诚这两种品质同时出现实在难得。”他抿了口手中的酒,稍作停顿后说道。“我们的情报总管Varys大人曾想收买他当我身边的眼线。Jason收了钱,然后跑回来和我分了。”②

 

“我可以想象八爪蜘蛛大人发现安插眼线不成,反而把自己给卖了后的表情,一定精彩。”Tyrion笑得快翻了酒杯。“不得不说,我也快要喜欢上你那个小男孩了。”

 

送走了Tyrion后,Jaime在空旷的后院里捡到了自己垂头丧气的小侍从。男孩正孜孜不倦地用铁叉把草垛戳成筛子的形状。

 

“我搞砸了。”Jaime走到他身后时,Jason闷闷不乐地说。

 

“什么?”Jaime有些没反应过来,“刚才Tyrion大人还说,他挺喜欢你的。你知道要他对什么人产生好感挺不容易的。”

 

“我是你的侍从,可我连倒酒都做不好。”Jason撇撇嘴,铁叉狠狠落在那堆倒霉的稻草上,Jaime听见清晰的“咔嚓”一声。他有些哭笑不得。有Jason这么个侍从,要么觉得自己是被养在花园里的花,要么觉得是自己多养了个感情过于丰富的儿子。

 

“你怎么多愁善感得跟个贵族小姐似的。”Jaime半开玩笑似的说,“我没想到有人能为当我的侍从这么执着。”说真的,当弑君者的仆人真的这么光荣吗?Jaime Lannister,这个名字仿佛就是光荣的反义词。他早就是个没有荣誉的人了,从他亲手了结坦格利安王朝最后一位国王的性命那天起。尽管人尽皆知,伊里斯·坦格利安是个戴王冠的老疯子,但他是御林铁卫,他发过誓,他的使命是保护国王... ...

 

“我... ...如果我做不好,你会把我丢回去吗?”Jason背对着他,Jaime看不清男孩的表情。可是男孩声音里的破碎与小心翼翼都收尽了耳朵。“你会不会把我丢回跳蚤巷,然后是无穷无尽的冬天,饥饿,脏,臭... ...”

 

“不会的。”Jaime突然明白了Jason那些反常的偏执与不安从何而来。他没有用言语点破些什么,只是在思考了一会儿后缓缓开口:“如果你还相信弑君者的誓言,那么,我现在向七神起誓,若非有所不得已,我永远不会让你回到跳蚤巷或者其他什么更糟的地方。”

 

话刚说完,还不等男孩来得及转过身将视线投向他,Jaime便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当Jason捧着新擦亮的盔甲来到Jaime的房间时,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看见到睡眼朦胧的Lannister爵士。房间也被简单地整理过了,床褥被打理得整整齐齐。唯独桌上横着一把骑士练习用的钝剑。来自西境最显赫家族的御林铁卫此时此刻已经站在后院的训练场地上等着他。

 

“比起做我的侍从,当我的陪练可能更适合你。”金发绿眼的白袍骑士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他的脸庞在晨曦的映衬下像融化的金子般闪光。

 

 

 

握着剑的Jason像拾回了另一片灵魂。他是个天生的战士, 战斗如同本能般在他的血液里奔腾。

 

“干得好,Jason。”Jaime说着摘下头盔。对练了一个上午,他的金发浸透了汗水,服帖地粘在头上和脖子上。

 

“这真他妈太过瘾了!”Jason动手解开身上的护甲,穿在里面的丝衣被汗湿贴在了身上,隐隐约约浮现出新生肌肉的线条。绿眼睛因为兴奋一闪一闪的。

 

“好好练习,小子。”他拍拍男孩的肩膀。那个跳蚤巷里又脏又瘦小的男孩似乎还是昨天的事,如今的Jason个子蹿高了不少,身材健壮,脸上洋溢着年轻与活力。他知道在不久以后,这个男孩会长得更加高大,甚至有可能超过他。

 

“我以后能成为骑士吗?”显然,男孩还沉浸在对练中成功击中Jaime几次的喜悦之中。

 

“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可以披上Lannister家族的黄金狮子披风。如果你做得出色,我会请求国王陛下让你涂上圣油,封你做骑士。”Jaime如实说道。他对Jason的未来早有打算。毫无疑问,Jason是个极有潜力的年轻人,让他成为Lannister的心腹亲兵对谁都有利。

 

“不,我说的不是被国王册封的那堆狗屎... ...喔,抱歉,大人。”Jason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我是说真正带劲儿的那种骑士,歌谣里‘拂晓神剑’的那种。除暴安良,匡扶正义。”③

 

不,你不会的。人生不比歌谣,你一定会大失所望。等你长大,你会发现,那个骑士的梦想是多么地遥远而不真实。你将不得不被卷进领主们的权力游戏中央。你终将屈服于生存的本能,为此不惜满手鲜血、成为游戏的棋子、忍受全世界的唾骂。生命不断地转弯翻盘,可所谓的光荣和理想却离你越来越远。这些不过是年轻人的美梦罢了。

 

“这很难说。”然而,最后Jaime听见自己吐出的却是这句话。

 

Jason把这个答案视为了一种肯定:“那就是还有希望嘛。放心吧爵士老爷,我会努力的。”他笑着拍了拍Jaime的臂膀,翠绿色的眼睛弯弯得眯起,仿佛有星光浮动其中。

 

Jaime僵硬地点了点头,把长剑收回腰间便作势要走。刚迈出一步,Jason突然从背后叫住了他。

 

“如果当不了伟大的拂晓神剑,我也希望我能成为您这样的骑士,大人。”

 

Jaime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转过身去,看见男孩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拨弄着手上的钝剑。

 

“我是说,您也是个骑士。那帮人,那帮人太蠢,他们都错了。我知道你,我亲眼看到了,你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男孩诚恳的笑容纯净得像山泉的水。Jaime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什么东西融化了。

 

“不得不说... ...听你这么说,我实在有点受宠若惊。”Jaime的声音在愣怔间有些干干巴巴。但Jason似乎并没有在意,他低头抿着嘴勾起一个笑容,飞快地跑开了。

 

Jaime Lannister觉得,这世上有很多东西从那一刻起都变得不一样了。

 

 

① 御林铁卫/白袍骑士:保护国王的精英卫队,由最优秀的骑士组成。卫队成员都立誓保护王室血脉,终身不娶也不继承领地。所有御林铁卫成员都身穿白色披风。

弑君者:Jaime Lannister十五岁立誓加入御林铁卫队,而后在篡夺者战争中杀死前朝国王“疯王”伊里斯,从此获得“弑君者”的名称。

金袍子:君临城的禁卫军。

②Tyrion Lannister:Jamie的亲弟弟,侏儒。

Cersei Lannister:Jamie的双胞胎姐姐,当朝皇后,和Jamie有不伦之恋。

Varys:外号“八爪蜘蛛”,太监,情报总管。

③拂晓神剑:亚瑟·戴恩,前御林铁卫成员,七国历史上最杰出的骑士之一。

————————————————————

讲真我真的只是想看有一个人对啊詹和二桶说“你是一个比你想象中好太多的人”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