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严重OOC片段文】睡眠缺乏(JaimeXBrienne 现代AU)

严重OOC 严重无逻辑

大概是一个片段文,现代AU,计划是写成一个系列,然而坑品大家都懂

看完之后请不要嫌弃我继续和我做朋友→_→

 

 

Brienne到公寓的时候天都快亮了。长途飞行带来的疲倦折磨着她,她胡乱地把行李袋连同鞋子踢到一边就进了门厅。她是真的累了,要知道凭她正常的力气那只可怜的大袋子现在应该躺在门厅的那一头。

 

中午编辑部有个选题会,世界上还有一大堆烦心事排着队等着恶心她。Brienne盘算着可以支配的时间,计划着先洗个澡再补一觉。心里正想着,突然发现自家沙发上有一个人。

 

Jaime Lannister正穿趴在Brienne家的沙发上睡觉。

 

这不太寻常。

 

他没换睡衣,身上整齐地套着即便空降巴黎也十分得体的行头。身体是半坐半躺的姿势,头靠在靠背上,看起来并不舒服。破晓时刻的天光透过窗户投射到他的脸上,让他的轮廓越发显得柔和。

 

Brienne不知是该叫醒他还是给他盖条毯子。严重缺乏睡眠的大脑运转得有些迟钝。还没等她纠结出答案来,Jaime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你回来了?”他皱着眉头,声音还有些含含糊糊。Brienne看着他有些笨拙地单手撑着身体爬起来,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暗暗骂了一声。

 

“是啊。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Brienne问。他们互相有彼此公寓的钥匙,但一声不吭就跑到对方家沙发上睡觉的情形还真的不多见。

 

“厨房里有吃的。”Jaime迟疑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额... ...喔,好的,谢谢... ...唉?”Brienne突然反应过来,Jaime这是专门弄了吃的然后等她回家。和Jaime Lannister在一起就是这样。他的关心像考卷上压轴的数学题,要让脑筋拐好几个弯才能得到正确答案。而等一切解开后,会发现自己得了个能拿全额奖学金的高分。

 

她觉得心里有什么暖融融的东西融化了。

 

“我先去洗个澡。你要是困就再睡会儿。”她对Jaime露出一个微笑,转身就要往浴室走。Jaime却摆出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你又想发什么神经?”Brienne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沙发上的男人撇了撇嘴:

 

“这种时候,你难道不应该给你阔别一周的男朋友一个臭烘烘的拥抱吗?”

 

 

洗完澡后头脑清楚了些,但还是困得发晕。Brienne换了衣服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盘子。她之前踢得乱七八糟的行李袋和鞋子都被整整齐齐收归了原位。

 

“放着我去收拾就好,你躺着睡觉就行。”Brienne又连打了几个哈欠,含糊不清地说。Jaime没有理她,给她面前的杯子倒上了新煮的咖啡。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以后,他的左手很稳,一滴都没有泼出来。

 

“你现在说的每句话都是缺乏睡眠、大脑缺氧后的口不择言,不用负法律责任。我选择直接忽视。”他做了个鬼脸。

 

“同样的话在你身上也适用啊,还可以加上一条那个叫什么来着?起床气?”Brienne咬了一口盘子里的意面。她现在的味觉已经失灵了一大半,分辨不出这是米其林星级料理还是微波炉里转了两圈的速冻食品。

 

Jaime听了她的话,出声地笑了起来。Brienne嘴里的食物堵住了嘴边的那句“你又哪根筋不对了”。Jaime一边笑一边说:“以前Sansa就告诉过我,你犯困的时候特别可爱,说话完全不经大脑反应又特别快,就像开启了第二人格。”

 

“Sansa这个丫头片子... ...她什么时候告诉你的?”Brienne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了。

 

“我不记得了,大概是我们第一次约会那天或者随便哪个纪念日的时候?”Jaime歪着头似乎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这个小动作让他看起来莫名有股孩子气。Brienne早就放弃研究他们的相处模式了,这太费解。Jaime大多数时候是照顾她的那个,因为他比她老,再加上在那些事情过后,他格外热衷于通过照顾别人来证明自己还有用。但也有很多时候,他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脸上写着大大的“我不成熟”四个字。

 

Brienne认真地往嘴里填充食物,没有再说话。Jaime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坐在对面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等到盘子空了,他才再度开口:“以后坐夜班飞机回来,到机场记得打电话。”

 

“为什么?”Brienne一脸迷茫。

 

“接你啊,你这傻妞儿。”Jaime翻了个白眼。

 

“可是你... ...你来接我也是坐出租车吧?”Brienne在涉及到“敏感词汇”前及时刹住了车,小心翼翼地变换了措辞,“那和我自己坐出租车回来也没什么区别。”

 

“那更安全。”Jaime说,就好像能有多少变态出租车司机有本事抗住她的拳头一样。“论人身安全的重要性,这里可是有现身说法的啊。”他微微笑了笑,晃了晃右边胳膊上的假肢。

 

“喔,这真的... ...”

 

Brienne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那只消失的右手,Jaime Lannister一生的伤疤。它背后有多少秘密、痛苦和孤独?

 

“别胡思乱想了。快去睡觉,你现在还有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Jaime打断了她的思绪。他在她还沾着酱汁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她迷迷糊糊答应了,起身走回了卧室。这是她意识陷入沉寂前最后记得的事情。

 

 

 

 

写这篇的时候我也好困→_→

脑细胞都被詹桶烧死了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