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DC桶哥X冰火Jaime】Knight of Starlight(4 下)Batfam上线!

Batfam上线预警!守夜人桶哥上线预警!老爷和小鸟们一起在长城碰头啦!

 

 

 

“阿嚏!”

 

Jason打了个巨大的喷嚏,抬起戴着厚重皮手套的手捏了捏已经冻到麻木的鼻头。北境的风从不看人脸色,劈头盖脸地吹了个地动山摇。骂骂咧咧的话被狂风噎在喉咙里,吼都吼不出来。Jason裹紧了身上的毛斗篷,竭力将最后一丝暖意留在体内。

 

染雪的荒原连着灰白的天幕。视野被雪粒捶打得一片混乱,模糊成条带状的橘红色光晕格外显眼。那是军营的火光,有的来自塞外野人,有的来自守夜人的兄弟。

 

Jason冻得想吐。避风的堡垒就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然而职责所在,战事的紧迫感紧紧压制着他如冰雪雕塑一般屹立在冰墙上瞭望。

 

鸟不拉屎,冻掉老二。他突然想起Jaime当初对北境的评价,忍不住笑了起来。无边无际的天寒地冻之中,这个念头就像一簇火苗,在他的胸腔里晕开一丝温存。横扫千钧的风声之下隐隐可以听见战鼓的低鸣,穿过辽阔的荒野灌进耳朵里,竟然显露几分寂寥的单薄。这就是北境,说不上来这里究竟是诸神的国度还是恶鬼的炼狱,反正绝不像人世间。

 

Jason正和妖风争抢着斗篷的边角,一双手神出鬼没地探进了他的后衣领,吓得他差点从七百英尺的绝境长城上掉下去。

 

“Dick Grayson你搞什么鬼!”Jason的声音在风里又闷又哑。罪魁祸首笑嘻嘻地闪到他身前,考虑到正站在暴风袭击的冰墙上,这人动作的灵活度堪称神迹。

 

和裹成一个毛球的Jason不一样,Dick Grayson穿得十分单薄,一层羊毛外衫甚至可以隐约看出年轻游骑兵健壮的上身轮廓,守夜人的保暖斗篷在他身上更像一件用来耍帅的配饰。Jason时常怀疑,这家伙抗冻得没道理,要么是有异鬼的血统,要么是脸皮厚到有保暖的功能。

 

“替你挡风呀,小翅膀。”Dick夸张地张开双臂凭空挥舞几下,黑呢斗篷在他身后绽开,好像一只巨大的蝙蝠。

 

“明明风都停了。”Jason皱了皱眉,丝毫不客气地朝Dick身上捶了一拳,“还有你刚才说什么,小什么?”

 

Dick瘪了瘪嘴:“小翅膀。你缩成一团的样子好像一只小知更鸟... ...哎哎哎!小翅膀你不能这样!”

 

年轻的守夜人尖叫着跑开躲过Jason的酒囊攻击。死亡的威胁没有在那家伙身上投下一丝阴影,也不知道是勇气过人还是没心没肺。这倒不代表Jason反感Dick。不管怎么说,烦人精总比一口咬定他是Lannister派来的奸细,或者到处打听Stark大小姐在床上哪里不行才让他披上黑衣要好得多。

 

北境的时间仿佛都被冻得胶着。似乎过去了几个古老的世纪,换班的号角终于吹响。Jason拖着冻僵的腿一瘸一拐地往黑城堡走去。

 

烧着炉火的城堡大厅不如臆想中那样能给他带来温暖。破败的墙壁上挂着霜,微弱的火苗在壁炉里奄奄一息。他们没有更多的柴火了。Jason突然意识到。

 

“还是没有人理会我们的增援请求?”Jason皱起眉头。

 

守夜人年轻的司令官,Eddard Stark的私生子,Jon Snow沉默着点头。

 

“Caterlyn夫人依旧认为临冬城政变是我们酝酿的阴谋。守夜人军团和Bolton与Lannister联手,编造异鬼的谎话支走临冬城的力量,让Bolton趁虚而入害死了父亲... ...Stark大人。”Jon叹了口气,揉着自己的额角,“临冬城不可能给我们任何支援。”

 

“真是和石头一样顽固的夫人(Lady Stoneheart)。”Jason摇了摇头。

 

“Stark大人的死是我的责任,没能识破Bolton的阴谋。我们都以为敌人是异鬼,没想到来自身边的陷阱。”Jon Snow与Jason年纪相仿,临冬城的政变后的短短数天,夏天出生的年轻人蜕变成能够面对凛冬的男人。

 

“我们都被异鬼吓傻了,那可不能怪你。”Jason下意识地安慰Jon,眉头皱得更深了些,“上次我们谈过那件事,我再问一句,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

 

“不可能。”Jon斩钉截铁地说,“我们都是守夜人的汉子,我们发过誓,披上黑衣,就是兄弟手足。我怎么可能毫无荣誉,不顾誓言地把你交给临冬城然后被Stark夫人杀掉?”

 

“别把我说得那么高尚,Snow大人,我知道你肯定想过这事儿。我的动机多明显啊,Jason Todd,谁不知道这是Lannister家的走狗,怎么都能找出一大堆陷害Stark的理由。一条命和一整个军团甚至整个维斯特洛的命相比,恩?怎么看都是划算买卖。”

 

Jon自嘲地笑笑:“就算我把你交出去,临冬城又能给我们多少呢?除了我们,谁会相信异鬼从老奶妈的故事里复活了?如果不是亲眼见过那东西,我自己都不肯相信。更何况,Caterlyn Stark恨我绝不比恨你的少,我可是她丈夫的私生子,她一生的污点。私生子弑亲的故事可不比奸细密谋的故事少。”

 

“是啊,小翅膀,别总想着死好么?咱们石心夫人如果还有点脑子,就该知道如果你真的图谋不轨,当时就该娶了Sansa小姐再谋杀Stark家的成员。这会儿整个北境可都是你的。”Dick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说完又转过头面向Jon:“Tim从临冬城回来了,是逃回来的。Stark夫人威胁他,如果我们再派兄弟到她那里游说,就直接处死。鸟宝宝气坏了,我得去安慰他一会儿。”

 

Jon冲着Dick挥挥手,Dick起身离开了。经过Jason面前时,他佯装偷偷摸摸的样子把一张纸条塞进Jason手里,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

 

“如果我让你这么死了,Sansa会恨死我的,我可不想看自己妹妹泪流成河。”Jon把整个小动作尽收眼底,露出了这么多天来第一个放松的神色。

 

Jason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这脆弱的片刻轻松不该被言语戳破。

 

 

 

黄昏的时候,黑城堡响起了两声号角。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

 

一声号角,兄弟归来。两声号角,敌人逼近。三声号角,异鬼来袭。

 

长城脚下一片嘈杂。人喧马嘶,却没听见刀剑相接的声音。铁门外有人擂起了鼓,咚咚,喧嚣渐渐平息了,只听一个雄厚的男声高喊:“塞外之王请求谈判!”

 

“打开大门,放他们进来!”Jon指着长城的大门下令道,“我们迟早得被异鬼杀死,那和今天被野人杀了也没区别。”

 

铁链吱呀绞起,铁门洞开,鞑鞑的马蹄声旋即而至。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高大男人骑着马走在最前面。Bruce Wayne,Jason知道这个人,曾经的守夜人兄弟,背弃誓言与长城以北的野人为伍,成为了野人首领,被野人称为塞外之王。

 

Bruce Wayne骑着马绕过Jason,径直到了Jon面前。

 

“守夜人一诺千金,我带着诚意而来。”Bruce说,声线深沉浑厚,给人难以名状的压迫感。

 

Jon脸上没有漾起一丝波澜,但身体明显地僵硬了:“很好,我献上荣誉和誓言。”

 

“哇哦,他真如传说中那样,活脱脱一个国王。”Dick小声在Jason耳边嘀咕。

 

“Robert国王可没他帅。”Jason点头附议。

 

“他会被写成歌谣。”一贯博览群书的Tim Drake也不由感慨。

 

“可惜你们没见过Jaime Lannister。他就是歌谣里走出的人。”Jason不无遗憾地摇头,黄金骑士耀眼如神明的剪影又一次浮上心头。

 

Jon叫人端上了面包和盐。野人向来不屑七大王国的习俗律法,但Bruce依旧收下了这宾客权利的象征。

 

*宾客权利:维斯特洛通行的神圣法律。无论平民还是贵族,当宾客来到主人的屋檐下做客,接受了主人提供的面包和食盐,“宾客权利”即生效。在此后的做客期间,双方均不得加害对方。违者会触犯神圣的条律,据信会为新旧诸神所不容。

 

“我相信我们有携手合作的空间。”坐进了黑城堡的议事桌,Jon率先开口。

 

“不是空间,是必要。”Bruce说着,目光紧紧抓着壁炉里气若游丝的柴火。

 

“我们的敌人隐藏在黑暗里,我们看不见他们。无论你我,都无法想象他们的强大。”Jon咽了咽口水,把话题引向要害。

 

“我们和他们交过手,守夜人在尽己所能探寻更多信息。我们目前知道,龙晶和瓦雷利亚钢可以杀死异鬼。而异鬼唤醒的那些尸鬼怕火。”Tim补充说道。

 

Bruce看着Tim微微点头,竟露出几分欣赏的神色。

 

“大敌当前,我们有同样的立场。不管怎样,我希望我们能放下成见。”Jon说道。

 

Bruce令人意外地笑了起来:“你们和我们无非都想活过这个寒冬。不过成见,守夜人和野人的成见屹立了几百年,人的成见比绝境长城还坚挺。听说Caterlyn Stark甚至想处死你们的使者?”

 

“言语就像风。”Jason在沉默中接口,“人总想活着。今天的卡林湾上横着铁幕,可当七大王国都意识到他们快死了,这就都不重要了。”

 

“你不指望临冬城,反而对铁王座还抱有希望?”Bruce湛蓝的眼眸转向Jason。这是双令人无法有所隐藏的眼睛。Jason顿了顿,干脆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不是指望铁王座,是指望人的本能和七大王国那些还有点脑子的人。好吧,我承认Joffery是个混蛋,Cersei是个蠢货。但Lannister不蠢。Martell,Tyrell,甚至Baratheon,那么复杂的权力游戏这帮人都玩得风生水起,这么点简单的道理不会不懂。至少如果Stannis Baratheon肯相信长城以外正发生着什么,他赔上领地也会跑来的。他就是这么个人,有股歪门邪道的英雄气概。”

 

Bruce长久地注视了Jason,眉头微微蹙着。过了半晌,才断定似的开口:“你来自红堡。”

 

“我是守夜人的汉子。”Jason答道。“算是被Jaime Lannister爵士收养过。”

 

“你仰慕弑君者。”Bruce的语句里总有不容置疑的肯定。

 

“是Jaime爵士。没错,我敬爱他。”我爱他。

 

Bruce点了点头。

 

 

 

守夜人和野人达成协定出乎意料地顺利。黑城堡早就走投无路了,还能留在守夜人军团没有当逃兵的自然不会多说什么。Bruce Wayne虽然有些傲慢,几次差点把Jason惹毛,但正如他自己所说,诚意总是有的,也没有过分发难。缠斗几百年的守夜人与野人在此期间休战,愿意在与异鬼的战争中联手。

 

翌日傍晚,Jason为Jon给Bruce Wayne送信。塞外之王的帐篷和普通野人的帐篷并无分别,只是在布置上表现出Bruce的个人偏好。Jason把信件压在桌上蝙蝠形状的印章下作势要走,一直专注于看地图的Bruce叫住了他。

 

“Jon Snow的君临来信,你有权利知道这些事。”Bruce说着,递上一沓羊皮纸。Jason将信将疑地接过。

 

“看。”Bruce短促地下令。可在Jason看到第一个词时,这一沓信件就吸走他全部的注意力,他再也听不见任何人说话。

 

时间停滞了。

 

轻飘飘的信纸似乎有千斤之重,握剑的手也握不住它们。纸张飘飘悠悠地从指间跌落,坠在地上,像什么东西的碎片。

 

“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个。”Jason终于抬起头,翠绿色的眼角对上海蓝色的。他努力保持着声线的平稳。

 

“我不喜欢守夜人,他们无权替你决定,对你隐瞒这个。”Bruce轻描淡写地说,“再说,你早晚得知道,我只是替Snow大人早一步告诉你而已。”

 

Jason一言不发地离开军帐,径直走向黑城堡的马厩。

 

 

 

“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有责任砍掉你的脑袋了,小翅膀!”Dick骑着马挡住Jason前方的路。

 

“如果你砍得下来,你就动手吧。”Jason哼了一声,“Grayson,别挡我的路。”

 

“你发过誓,Jason!我们是守夜人的兄弟,你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我们!”Tim从背后追了上来。“想想看你在诸神面前说过什么!你披上黑衣,就该放下过去的一切了。留下来,你的荣誉在这儿。”

 

“我他妈做不到!”Jason吼了回去,“Stannis的军舰都他妈打到黑水河了,Tywin死了,Cersei那个白痴能撑得了几天?Lannister就要在我眼前完了,我管不了这些了!”

 

“你才不在乎Lannister完蛋,你只是在乎Jaime Lannister。”哪怕在这场合下,Tim依旧能保持冷静地分析,“可是你现在回去有用吗?你根本赶不上,你什么都帮不了,还会背上一身叛徒的骂名,毫无荣誉。”

 

“可我不能这么放着他一个人!”Jason终于把这句话吼了出来。

 

“可是小翅膀,你总是说Jaime爵士那么厉害,比你,比塞外之王都厉害得多。他一定可以对付得了Stannis对不对?”夜幕低垂看不清Dick的脸,但听着声音就能想象到他忧心忡忡的表情,“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荣誉就是他的荣誉?你不允许我们叫他弑君者,你总说他是个高贵的骑士。可如果你做了逃兵,你觉得人们会怎么看他?弑君者带大的骑士是个无耻的叛徒。你觉得他会希望你这么做吗?小翅膀你想想看,我们宣誓那天,你多开心啊。你连Stark大小姐那么可爱的姑娘... ...”

 

“Jason,你的命是他拼上性命换来的。你这么让他千辛万苦挽回的生命不明不白地葬送在这里,被人唾弃。你想象一下,到时候他收到你的骨灰,他会怎么样?”Tim几乎是粗暴地打断了Dick的话。

 

Dick与Tim一前一后地拦截住他的步伐。握着剑的手放松了又握紧,握紧了又放松。

 

分岔的路口就在他眼前铺展开。北境寒风萧条的夜晚,他脑海里的却是红堡后院的训练场,君临城正是盛夏时分,挥洒的汗水在艳阳下闪耀如钻石。千千万万个念头在他胸腔里如潮汐起落,冲撞着他的肉体,疼痛又苦涩。

 

雪不知是何时落下的。他们三人都陷入了对峙的沉默,雪片坠落,在他们的身上覆了薄薄一层,把头发都染白。

 

Jason拉紧缰绳,一踢马刺,朝向黑城堡的点点灯火。





P.s.写这一段的时候卡得不要不要的,内心的吐槽都比写的正文多→_→

我是真的好喜欢守夜人的男孩子这个设定啊。私心让小鸟们以这种方式再当一次兄弟。从今日起我立下誓言,抛下过去的一切,披上黑衣就是兄弟血亲。我们逼格高到飞起的马丁爸爸不屑卖人设,他不苏的留着同人暗搓搓苏吧【咳 黑城堡boys真的可以有啊!谜一样想起了barricade boys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咦 也许真的可以把ABC冰火实体化???

突然想起来好像我另一个坑里柯总还蹲在临冬城大牢里...咳这几天就放出来【滚

顶锅盖说一句杀千刀的话,我是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非常讨厌电视剧里的Jon Snow。我所熟悉的Jon是隐忍,敏感,正直的,从少年成为男人,不断在大局的责任与柔软的情感中选择,磨砺,维斯特洛明日腹黑大总攻。那位苦瓜脸从头到尾know nothing脑回路明显绕不过弯儿的大兄弟我不认识→_→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