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史二鹿的年代剧画风兼容测试之乱世佳人

给棉花同学的脑洞段子文。老不正经的恶搞段子。不知道有没有下一集。
赞美(如果有那东西)属于GRRM与玛格丽特·米切尔女士。雷和槽点都属于我。
祝快乐!




001

“吸气!”克礼森学士呵道。 

史坦尼斯咬紧了下嘴唇,狠狠把腹腔里的空气统统排出去。一阵椎心刺骨的疼痛袭来,腰腹处的束带紧紧勒起,几乎挤碎了他的胃。 

“为什么……我要束……这么紧……”他抓紧了卧房帷帐床的床柱,用牙缝里挤出的声音道。 

“因为男士们喜欢。”克礼森学士的声音像金属音般没有起伏,“看看你弟弟蓝礼,听说提利尔家的小少爷会出席今天的舞会,都三天没吃饭了。” 

史坦尼斯几不可闻地嗤了一声:“可是上次亚瑟还跟我说,他不喜欢我把腰束得太不自然。” 

“那戴恩先生向你求婚了吗?”学士冷冰冰地刺中真相。“他要娶的不还是兰尼斯特家的詹姆?据我所知,詹姆的腰是方圆几里内最细的。”

 史坦尼斯的脸一瞬间又白又绿。哦,亚瑟·戴恩,总是那么英俊,待他如此亲切。他们曾经一起骑马,打猎,跳舞,度过了那么多好时光。他曾以为亚瑟总有一天会向他求婚,就像县里其他那些男人那样。可是等来的却是他和詹姆·兰尼斯特那个金发小贱货订婚的消息。可怜的亚瑟!詹姆那个暴发户家的小骚包怎么配得上他?哦,亚瑟一定身不由己,一定是。一定是亚瑟的父母逼着他,为了兰尼斯特家的嫁妆才答应的这门婚事。 

想到这里,史坦尼斯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他站直了身体转头,碰上克礼森学士一脸欣慰的表情:“啊,史坦尼斯少爷,要是您能时常这样表现得娇弱,装装晕倒,一定有更多的男士向您求婚。” 


002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永远是舞会的焦点。他和蓝礼不一样,尽管他的心已经是亚瑟·戴恩的了,可他从不在明处表露痕迹,也从不决绝地拒绝追求者。这么一位正处适婚芳龄的县长家千金,谁不想巴结几下,攀上这门婚事?宴会开始没多久,他就被簇拥在搭讪者们的中间,心不在焉地说着县里的轶闻趣事。身边的男士们一个个都积极地应和着他,可他始终兴致缺缺。他的目标可不在这里。 

亚瑟·戴恩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与他的未婚妻詹姆说着话。亚瑟还是那么英俊潇洒,偶尔展露的几个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史坦尼斯的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肩膀望着他,亚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朝他这里望去。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史坦尼斯的脸颊一瞬间飞上了红晕。 

亚瑟爱他。他在心中坚定了这个想法。那是多么充满柔情的目光呀,让他看见了爱情的曙光。 

他爱我。只要我能和他单独把话说开,我就能劝他逃离詹姆那个小婊子的魔爪。我才是会成为亚瑟妻子的人。 

史坦尼斯默默在心中下定决心,寻觅着能与亚瑟独处的机会。 


003 


拜拉席恩家族的男孩各个都是行动派的好汉。很快,史坦尼斯就找到了绝佳的时机。 

他提着鞋偷偷溜出了给千金们准备的午休间。参加宴会的县城贵族们都睡了。而亚瑟喜欢在午休前先坐着休息一会儿,抽一支烟,这是他的习惯。果不其然,史坦尼斯在寂静的门厅里找到了亚瑟。 

“亚瑟,我有话跟你说。”史坦尼斯走上前去,说道。

见他来了,亚瑟站了起来,露出依旧那么温和的笑容:“啊,我亲爱的史坦尼斯。你想说什么,尽管讲吧。” 

“我……我……”史坦尼斯犹豫了片刻,但仅仅是片刻,迟疑了几秒后,他便斩钉截铁地说:“我爱慕您。” 

“哦,哦。这可是,这可真是……”亚瑟的脸上瞬间爬满明显的错愕。“哦,史坦尼斯,你知道,你一直待我很亲切。可是……噢,我已经和詹姆订了婚。” 

“那你喜欢他吗?你爱他吗?还是你是被迫的,只想他的嫁妆?”史坦尼斯向来直截了当。 

“史坦尼斯,你不该这么说。”亚瑟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和詹姆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彼此了解,有一样的兴趣。我们……很好。” 

“很好?很好是什么意思!”史坦尼斯感受到自己的怒火开始在胸腔中燃烧。

 “不,史坦尼斯。这和你想的不一样。这很……”

 亚瑟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的走廊传来老戴恩先生的声音。他抱歉地看了看脸蛋涨得通红的史坦尼斯:“抱歉,我父亲在喊我。我们有机会再谈好吗,亲爱的?你该去休息了。”说完,便朝门廊走去。 

史坦尼斯在原地,又羞又恼。挫败感和羞耻心化作一腔怒火。花架上那只孔雀绿的花瓶就成了他愤怒的牺牲品。“噼啪”一声,那只可怜的花瓶被他劈了个粉碎。

 “喔,上帝……您的手,您的手有没有受伤?”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让史坦尼斯心里一惊。他回过头,碰上一双灰黑色的眼睛。 

来人一头灰发,身材精瘦,但能看得出丝质衬衣下有着紧实的肌肉轮廓。史坦尼斯确信自己在舞会上见过他的模样,也是却怎么都想不起他的名字。 

“您没受伤吧?”来人继续追问道。

史坦尼斯这才如梦初醒,突然意识到自己正穿着睡衣,光着脚,一手拎着鞋,脚边一摊碎瓷片。无论如何,这都相当不体面。

 “你是谁?”他警惕地问道。

 “看来您的手没流血,这就好。”那人自顾自地说,似乎还松了一口气。脸上挂着蠢兮兮的傻笑。 

史坦尼斯没多看他一眼,径直逃离了这个地方。只是在于这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听见他腼腆地低声说:“我叫戴佛斯·席渥斯。”


 004 


史坦尼斯诅咒这个世界,诅咒这个操蛋的世界的一切。 

他诅咒这该死的战争,战火几乎夺走了他的一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吃饱过了。他诅咒蓝赛尔·兰尼斯特,那个短命鬼,他在向亚瑟告白失败当天一气之下嫁给了他,婚礼后不到一月他就因为麻疹死在了军营,留下提利昂这个麻烦崽子,只会给他添乱。他诅咒戴佛斯·席渥斯,那个搞走私的男人有的是钱,也愿意把他从这倒霉的境地里拉出来,偏偏如今进了监狱,上帝知道等他出来得要十年还是八年。他最诅咒的还是詹姆·兰尼斯特,金发臭婊子,一切都因他而起。而如今,史坦尼斯又不得不跟这位他所谓的“嫂子”守在同一屋檐下,同进同退面对这些恶心的事情。

 “我们必须在北方佬来之前把棉花都收走。听说那些混账见到农田就烧。”此时此刻,史坦尼斯在七月的烈日底下挎着篮子说道,嘴抿成一条线。

 “是的,我们现在就得行动,时间不等人。”詹姆点头表示赞成。他线条优美的胳膊上也挎着一个篮子。 

“呀—呀!”提利昂坐在田埂上光着脚丫子,小小的手里攥着一把沙土,快乐地淌着口水。他似乎是唯一开心的人。 

史坦尼斯没有多于的心力管儿子,一头扎进了棉花田。

他是一个坚强的成年男人了。他是一个死去军人的遗孀,有一个孩子要养,他是被战火打磨出来的坚强的钢铁汉子,和詹姆那中看不中用的骚货完全不一样。那贱人是财阀家的养大的小公主,娇滴滴的,哪能吃这种苦。而他,他是不一样的。嘿,这点小事难不倒他——— 

史坦尼斯正想得出神,一只装满棉花的篮子出现在了他鼻子底下。 

“这一筐满了,我先把它送到院子里。”詹姆说。

 史坦尼斯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的篮子,可怜兮兮的几朵,刚刚铺满底。 

他绝不相信自己连摘棉花这种见鬼的事也得低那贱人一头。恼怒化为强大的力量,让史坦尼斯在棉花田中摧枯拉朽地穿行。手指生疼,但他可管不了这么多。

 眼看这一只篮子就要满了。他顾不上心疼自己酸痛的肩背,只等着成就的满足能把自己拥抱。突然,一声尖利的啼哭打破他所有的幻想。

 “哇———” 提利昂坐在一滩黢黑的泥水里,哇哇大哭,满是泥点的小脸哭得通红。史坦尼斯不得不丢下篮子,赶紧跑上去把这拖油瓶抱起来。

 “你能不能有点用,啊?自己跟自己玩还能掉进黑水沟(Blackwater Rush)?”史坦尼斯气不打一处来,教训道。这让提利昂哭得更厉害了。史坦尼斯这才发现,提利昂方才磕坏了鼻子,磕破一层皮。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折戟黑水河,全怪提利昂·兰尼斯特和他受伤的鼻子。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