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ne

维斯特洛土著,计划乔迁西伯利亚,偶尔留居柯林斯。

【冰火XDC】Knight of Starlight(拉郎 慎 更一个片段)

天刚亮的时候,君临城飘起了雪花。

 

送葬的队伍缓缓绕行出城门。惨白的雪片簌簌而下,坠落到Lannister猩红的旗帜上化开。人马寂静,灵车车轮碾压的声音都可以听个真切。这可能是这些年来君临城最清简的葬礼,埋葬的却是这座城市里最尊贵的女人。

 

Jaime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凛冽的风刮疼他的脸,他的神色像这风刀般严酷。Brienne紧跟在他身侧,纯净的蓝眼睛不无担忧地看着他。Jaime想安慰她几句,可话哑在喉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Cersei还是死在了那个夜晚。预言中的“兄弟”始终没有出现,她亲手拧断了自己纤细的脖子。凛冬已至。战乱时分,没有人再有余力为七国尊贵的太后陛下操办一场盛大的葬礼,Jaime下令尽快埋葬她。

 

沙土混着雪粒飞扬。一抔土落下,覆上了棺木。Cersei Lannister彻头彻尾地死了。这个世界真正失去了她。今后再不会有那样的眼睛,那样的躯体,那样的笑声,那样的怀抱……

 

Jaime看着棺木的边缘逐渐消失在褐黄的泥沙中,他那与逝者肖似的绿眼睛里竟不曾泛起一丝波澜。可能我也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在心中想着,哼笑了一声。

 

“Jaime?”

 

一双手覆上了Jaime的。Brienne Tarth眉头紧锁。比他还强壮的女骑士此时此刻罕见地露出几分女性的柔软。

 

我很好。Jaime想着,可脱口而出的句子却是:“Jason死了。”

 

那一瞬间Jaime几乎要觉得自己恶毒了。Brienne很喜欢Jason,毕竟谁会不喜欢Jason?他忠诚,勇敢,英俊,偶尔也会甜甜地趴在草垛上伸着懒腰……何况Brienne Tarth感性的那面浪潮汹涌如阿莱莎之泪的流水。她会伤心的,她一定的。瞧,这妞儿的眼睛已经湿透了。别瞪着它们了,傻妞,你的眼泪流到下巴上了。Jaime的负罪感更强了,Brienne干裂的嘴唇颤抖着像寒风中的叶子。Jaime Lannister,你都干了些什么啊?我们已是刀俎上的鱼肉,死期在即,何必再让一个无辜的傻女人伤心呢。

 

“喔,诸神……”

 

这女人啜泣着。Jaime想说些什么,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连自己都安慰不了,怎么能安慰得了Brienne Tarth?

 

一个拥抱倏然而至。Brienne抱住了他。女人的锁子甲硌得他生疼,冰凉凉的触感刺痛他的皮肤。

 

“我真抱歉,Jaime……”

 

女人哽咽着说。而Jaime Lannister,也终于落下这些日子来的第一滴泪。

 

 

 

“不得不说这可真是……”看着那艘配备齐全的船静静躺在港口,Jason已经懒得震惊了。

 

“棒呆了。”Tim面无表情接下了Jason的话。

 

Bruce一如既往面无表情,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塞外之王自有门路。”

 

“好吧。我要给这艘小美人起个名字,你们觉得‘蝙蝠号’怎样?”Dick Grayson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摸了摸大船的外沿。

 

一阵马蹄声从远处飘来,越来越近。三人不约而同地把手按在了武器上。两匹黑色的马掀起路上的积雪,一片雪雾模糊中隐约可见两个熟悉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Jon Snow和Robb Stark。

 

“诸神啊,是Jon!”Dick欢呼了一声。

 

Jon催马快跑上前,飞快地下马狠狠拥抱了他的三个守夜人兄弟。而他真正的兄弟则缓缓跟在他身后,看着这一幕。

 

“你居然还活着!真是太好啦!”Dick露出一个劫后余生者才有的真诚笑容。

 

“我也惊讶你们都活着,尤其是你。”Jon拍了拍Jason。Jason也笑了:“太顽固了,死不掉的。”

 

Tim沉默着和Bruce站在一边,似乎迟疑了很久才看着另一边的Robb Stark,意有所指地缓缓开口:“看样子,临冬城和守夜人最终和解了。”

 

Jon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Robb抢先了一步:“是的……不过也不准确。作为临冬城未来的继承人我很抱歉,Jon代替守夜人原谅了我,但我知道这不是那么容易的。”

 

“事出突然,不是你的责任。如果一定要算账,其中我也有一份。”Jason看着Robb年轻的脸孔,他的嘴唇微微发抖,他的愧疚一定是真的。说实话他们都还是生活在夏天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凛冬将至,这是无法预测的,变幻无常的命运。

 

Robb对Jason颔首致意:“您是一名真正的骑士,先生。”

 

“您也是。”Jason的话是由衷的。

 

“抱歉,我又得当让你们扫兴的那个了。但我不得不说,北境防线崩溃是迟早的事。留在这里出路太渺茫。你们不如和我们一同南下,寻求其他领主的帮助。”Tim扫了一眼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情绪里的几个人,适时地插了一句。

 

出乎意料的是,Jon摇了摇头。

 

“不,我们今天只是来送行的。”Jon收敛了笑容,“临冬城是我们的家。如果我有葬身之地,那一定要死在冰原狼旗下。”

 

没有人多说一句挽留的话。Jon和Robb也没有多作停留,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太少了。Jason看着他们从雪雾中来,又消失在雪雾中的身影。恍恍惚惚间竟在其中看出几分默契。

 

反正这一定是最后一面了。

 

Jason裹紧了身上的黑斗篷,试图不去想不久的将来会发生的事。可以预见的死亡,战争,离别,他让它们离开自己的头脑。现在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他要他踏上船,向自己的未来奔去。

 

向Jaime Lannister奔去。







三次元有了新工作忙成狗,吐出一个过渡的片段,这个文差不多也快完结啦~让它尽早结束吧


评论(9)

热度(19)